脱衣跳舞与问客杀鸡!!!

作者:

1970-01-01 08:00:00 来源:

“一段时期以来,在农村集镇以及城乡结合部的物资交流会、庙会等集市性活动场所,容留、接纳、组织大棚演出团体进行脱衣舞表演的情况时有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一些歌舞娱乐场所、影剧院及其他演出场所也公开组织女青年进行色情淫秽表演。文化部联合公安部已先后查处了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河北省张家口市下花园区、宣化县以及浙江省义乌市4起性质恶劣的脱衣舞色情淫秽表演案件,当场抓获组织及参与人员211名。”

这是中国青年报的一则报道内容,从文字间已经不难看出,脱衣跳舞已经蔓延到很多地方,广东惠州一偏僻的小村,夜晚脱衣舞活动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经营者收入不菲,观看者乐此不疲,脱衣舞究竟有什么魅力?能够得到如此之多的青睐?回答这个问题的尴尬的,因为人类向来有偷窥欲,特别是男人对于女人的私处常常有不可挟制的偷窥冲动,常常发生于各地的偷看女人洗澡大概就是出于这样一种动机,这是人类天然的本性,曾记否,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国内上演《妈妈,再爱我一次》,片中有消魂镜头,都被有关部门强加剪去,那时我们学校组织全体学生观看,片中瞬间的欢爱画面让我毛孔扩张,偷窥实在是一种莫大之快感,但是除了在电影中、偶然得见那些赤裸的人体,九十年代上半期的记忆里,对于国人来说,确实是一个性文明的启蒙期,那时谈性色变,连学校男女生同桌说话都会被无端的蒙上暧昧色彩,我们这个民族在性文明的大门前徘徊了数千年,才找到一个入口,自从那时以后,男人和女人可以一起走路了,谈恋爱不必相隔二十米了,在电视中也可以看见男女欢爱的镜头了,性保健品店也开张了,避孕套也可以公开售卖了,性,第一次被当作一种文明的需要,而不再是丑陋和龌龊。

 这实在是一个进步,却不是性的解放,诚如中国青年报所报道的那样,性正以另一种形态存在于社会的各个空间和各个层面,也毫无偏见的讲,脱衣舞这样的公开性展览活动大多会发生在农村或者城乡结合部,天真的人一定会想,农民与那些民工以及打工仔是脱衣舞的最大消费者,并且天然有偷窥欲,并进一部增加自己的文明优越感,将农民以及一应民工打入性道德的地狱,但是,在我们鞭笞这种落后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与这种对脱衣舞的狂热痴迷相比,城市人就真的干净么?

 街边的每一个发廊亮起粉红色的灯光,在四川和安徽的街头都可以看见这种迷茫之光,据当地出租车司机讲,这是专门提供特殊服务的场所,而那些遍布的桑拿浴、按摩院,酒吧与歌舞厅,各种各样的性交易以惊人的成交量进行着,性是物质和精神的双重需要,他穿插了人对幻想,肉体和情欲的疯狂热情,一个大款可以不停的游弋在不同的女人之间,不同的性场所之间,享受不同的性快乐,一个普通的城市职工可以用一夜情,用在欢场的逢场作戏来满足自己对于性的需要,那么我们的农民,民工用什么来接近他们的性理想?用自慰?用黄色小说?还是用sanji片和午夜场?这些都不够,他们还必须有适合于他们消费层次性产品,在最低级的场所享受廉价的按摩,或者在地摊上买一本破旧的小说,当然还可以看录象,至于偷窥,在如今这个钢筋水泥的时代,已经不是很现实,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去看脱衣舞,有一些男人也许一辈子都只在肉体上拥有一个女人,但是脱衣舞在感官上让他们拥有了对不同身体的感官经验 ,花钱不多,罪恶不大。
  
 当我们在审视很多冲击我们道德观念的时候,我们不仅要去封堵那些亵渎公德和人文主义的黑暗,更重要的是,我们还要懂得,用人性化的情怀去看待人和事,倘若农民的收入再高一些,倘若城市人不是比农民更多的性糜乱,倘若农民的业余生活能够更丰富,脱衣舞的市场必然萎缩,看脱衣舞的人是堕落,跳脱衣舞的是无耻,但是,有几人真正知道那些脱衣跳舞的人,他们的情愿还是无奈?他们是为了满足对金钱的欲望还是满足了对生活起码的要求?答案不言自明,每一个脱衣舞女不是情愿的,就如同每一个洗头妹,每一按摩女和每一个桑拿妹,生活是一个枷锁,他替代了尊严,文明和羞耻。

 这使我想起很多事情,比如对于在娱乐场所发放避孕套的问题,这本来是避免性病蔓延,预防爱滋病传播的一个有效途径,却被无数个涉及敏感的话题所置疑?发放避孕套是不是就等于公开承认了性交易的合法性?我认为,发放避孕套不是承认什么问题,发放避孕套即是表达了政府和社会的一致心愿,那就是爱滋病的预防关乎子孙后代,关乎国计民生。一切的敏感话题都必须为此让路,这是一种务实的工作作风,就如有人提议向小姐征收个人所得税,这也是在说明,任何收入都有纳税的义务,并不是承认了小姐工作的合法性。

 我们经常会陷入自己为自己设计好的驳论,社会正在为这样的驳论付出巨大的代价,脱衣跳舞说白了和问客杀鸡没有什么两样,也就是说客人要吃鸡,你问一问,马上就可以操刀问斩了,脱衣舞的组织者似乎也知道,有人爱看这号,而在我看来,同为性猥琐,脱衣舞却不过是一场公众化的人体秀,而召妓就是一次个体荒淫的彻底表达,脱衣舞最多默认了人体可以窥视,而召妓却等于颠覆了肉体的专一和神圣,并且带来大量的性病问题,前者后者同为罪过,但是轻重已不可同语。当人体艺术成为艺术的时候,人类已经承认了人体之美,在艺术家的眼里,luoti是纯洁的艺术,但并不等于所有的人体画家和luoti摄影家在性生活的时候不去意淫美体模特,同样,在一个民工的眼中,脱衣舞不惟独是情欲,也有可能是对人体的一种正直欣赏!

 问客杀鸡,火候需好,任何问题的产生不仅是复杂的,而且的必然的,在我们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文明体系的时候,我们不仅要承认文明是一种理想,必须扬帆追求,我们同时需清醒认识,非文明产生的土壤和现实,让耶酥的归耶酥,撒旦的归撒旦,脱衣跳舞可以休矣,但是只要性的消费成为一种默认的需要,脱衣舞就还会有人跳下去。而一个公正,健康,积极的现代性文明体系,他的路是长远的,他的思辩是复杂的,有赖理性的促进,善意的引导和科学的研究。

相关新闻

纪念孙志刚!!!
今天写这样的帖子,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删去,也许写作者只是徒劳的呼唤一下,善意的变革唯...
一边跳楼一边作秀!!!
跳楼是一种苦涩,是丧失尊严的最后一博,是社会集体关注的高危险高难度投诉,是卑微向高...
我的高考作文!!!----
宋国有个富人,一天大雨把他家的墙淋坏了。他儿子说:“不修好,一定会有人来偷窃。”邻居...
评论 0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更多
1234
共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