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去年夏天你做了什么!!!

我知道去年夏天你做了什么!!!

作者:

1970-01-01 08:00:00 来源:

        假如一个人太寂寞,那么应该去的地方是什么?
   是酒吧,歌厅,和的士高。
   假如一个人寂寞,一般是因为什么?
   一是因为不懂寂寞的滋味,二是因为吃饱了撑着。
   你寂寞吗?
   我不寂寞!
   你为什么不寂寞?
   因为我喜欢看甲A,喜欢看甲A的人怎么会有寂寞?
   喜欢看甲A为什么就没有寂寞?
   因为甲A就象一出电视剧,新鲜事太多了。
   甲A也有寂寞的时候吗?
   有。
   什么时候甲A是寂寞的。
   星期一到星期六都是寂寞的。
   寂寞的时候甲A做什么?
   不做什么,除了去的士高。
  
   的士高,没有比的士高更能够派遣寂寞的了。
   象激光一样闪烁的灯光,象毒蛇一样扭动的腰肢,象yuanzidan一样爆炸的音乐,象血一样鲜红的葡萄酒,象野兽一样的眼睛,象火山一样的欲望。
   所有寂寞的人来这里,都是为了忘却寂寞的,所有不寂寞的人来这里,都是为了永不寂寞的。人生苦短,何不潇洒走一回。
  
   ——
   摇啊摇
   摇碎了生命的时光
   摇啊摇
   摇醉了情人的目光
   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
   摇到夜深人已醉
   摇到天堂一逍遥
   摇摇摇
   逍遥
   神仙不如我窈窕
   天堂不如我发骚
   你发骚我发骚
   发骚时候摇一摇
  
   这是流行的说唱歌,两个鸭公嗓站在台上拼命的喊着歌词,重金属象手榴弹落地的声音,疯狂的人群象池塘中抢食戏水的鸭子,落满舞池。这里是美国好莱屋录音棚级别的乐器发出的声音,这里有祈使句先进的灯光,有这个城市好的乐队,这里还有魔鬼一样的领舞,她们站在领舞台上象火把一样的燃烧着,燃烧着欲望,燃烧着激情也燃烧着罪恶。
  
   这里是南方好的的士高舞厅。来这里的都是腰缠万贯的大款,或是社会名流,而女人散落一池,她们有时象高贵的天使,有时象无所顾忌的魔鬼。她们性感,年轻和放荡,她们都是美女,十足成色的美女。
  
   男人惯用的姿势就是围着女人转,这里更多的是流行自由派对和激情速食,男人们用野狼一样的目光扫过舞池,而女人们也用虚伪的高贵迎接着一夜的激情,这里只需一夜,也只为你保留一夜,一夜过后,烟消云散。也许世界上消魂快乐的东西也就是短暂不需留驻的东西,既然已经快乐过,又何须留驻。
  
   如果你还有眼睛,你就不可能看不见舞池中的四个人,如果你看见了舞池中的四个人,你就不可能不幻想着上去摸一把,如果你不知道尤物的定义,也不妨去看看这四个人,她们虽随着人群狂舞,但自有超然的气度,她们的气质不在长相,她们的气质隐藏在无限的细微之中。她们未必是所有人心目中的主角,但是今晚,她们是整个舞池亮丽的风景。当然,即使这风景美得绚目,你也要强忍自己的欲望,因为站在这风景四周的,是四个彪形大汉,举手中自也有一种不屑尘世的气度,尽管如此,他们狼一样的眼睛掩饰不了他们和所有来这里的男人一样,是欲望的化身。
  
   他们来自这个南国城市有名的甲A俱乐部,人们都叫他们为城市英雄。
   英雄英雄,红粉红粉。
   他们寂寞的时候,也是来的士高。今天他们没有比赛,也没有训练,明天也放假,所以正好是他们寂寞的时候。他们四肢都很发达,发达得可以成为踢足球的好材料,他们的头脑也不简单,因为他们知道什么是排遣寂寞的好方式。
   他们有钱,所以对于很多在这里兜售摇头丸的小青年来说,无疑就是一块肥肉,他们也绝对不会舍不得几个小钱,因此他们哥们四个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一次性的卖了十粒,人民币800元整,一个戴着金项链的哥们抢先付帐,显然这里今天是他做地主。
  
   他吃了一颗,接着他也吃了,接着另外几个人都吃了,就剩下一个气质高贵的女子没有吃。
   金项链说,你为什么不吃?我们都吃了。
   她说,我不吃,因为我没有吃过。
   金项链说,我们以前都没有吃过,我们吃过了以后才发现不吃这东西有多么愚蠢。
   她说,要吃你们吃,反正我不吃。
   金项链无限惋惜说,不吃,那我们就去跳舞吧。
  
   他们刹那之间就消失在舞池之中,此刻正是热舞时刻,满场男女已经进入了只顾摇头的忘我状态,但是她没有摇头,因为她没有吃,不是她不能吃,是她不想吃也不敢吃,她在家乡的小城有一个男朋友,来到这座南国大都市只是为了参加一个模特大奖赛,她成功了,模特大奖赛的冠军使她一夜成名。今天晚上她只是接受了几个姐们的邀请,来这里玩儿。但她只是来儿,甚至连玩儿都不想。因为她并不知道同来的还有这几个甲A大爷。
  
   金项链向他吹嘘说他是中国好的足球运动员,还信誓旦旦的说他的球队没有了他就得瘫痪,金项链还说他在过阵子就要登陆亚非拉国际赛场了,感情在国外会寂寞,想在国内找个知心爱人带过去。
   金项链说,你愿意过去不?
   她说,我不愿意,我挺喜欢中国的。
   金项链说,难道为了我你也不愿意去?
   她说,是的。
   她这样的女人,已经遭受了无数次男性猛烈的攻击,她知道男人的套路,玩什么花样都是为了跟女人上床,上了床以后一切都会拉倒。
  
   他示意几个姐妹,我们回去吧,很晚了。但是几个姐妹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其中还有两个姐妹早已经躺在了男人的怀里。
   美女配英雄,难道有错?
   没有错,但是她已经是一个有了男朋友的人,男朋友是一心对她好,她觉得不能够对不起他。
  
   金项链又靠过来,拿出一粒摇头丸,就要喂她,她尖叫,美丽的声音象刺耳的警报声,但是没有人听这个警报,因为这里来的人都是根本不会有警报意识的人。他们的眼光已经习惯了一切手段和手腕,他们已经习惯于在的士高上演美女与野兽的故事,没有故事,就没有的士高舞厅的火暴。
  
   她挣扎开了,但是另外三个男的很快就拉住他的手脚,把她按倒在沙发上,摇头丸就这样送进了她的嘴里,她试图吐出来,但是很快的就被强制性的喂了下去。
   她后悔,焦急,但是她只有喝酒,只有喝酒才能够表达自己的焦急后悔和反抗。
   她仿佛看见一堆肉,那肉弥漫着自己的体臭,她又感觉自己的灵魂漂游在那一堆肉之上,然后她就仿佛看见了一只饥饿的狗在啃食自己的肉,她大叫,仿佛就要发昏,但是很快她就感觉到了无限的快感,那肉竟然象蝴蝶一样的飞了起来。
   她自己也跟着飞了起来,她飞到桌子上,已经全然失去刚才的矜持,在桌子上扭着屁股热舞起来。她浪笑,拼命的摇头,她象一堆燃烧的火,越烧越旺。
  
   其他几个人都离开了,现在只剩下她和金项链,其他的人说是去楼下买消夜。
   她的火仍然在燃烧,在燃烧中,她看见了金项链,那野兽一样的眼睛,她迎接上去,不管是野兽还是恶魔,她都没有办法拒绝,因为她需要,她的身体流动着奇怪的欲望,和烈火一样的性,她甚至是主动解开了自己的衣裳,又主动的躺在了沙发上,然后她就爽了一阵,她只听见他对她说:“你是我有史以来踢进的漂亮过瘾的一个球。”她虽然知道这不过是他进过的无数个球之一,但她还是渴望对方不停的进球。
  
   但是对方很快就偃旗息鼓了,她感觉热浪还在流浪,于是她使劲的抓住对方是身体不放,“原来你也不过只是一个婊子!”金项链狠狠的打了她一个耳光。
   她宁愿做婊子,也不放,因为她的火在烧,头在摇。
   她明白,今天这个金项链虽然是野兽,但同时也是个性无能。
   “你性无能!”这个是她今天晚上说得勇敢但也是真实的一句话。
   金项链沉默。
  
   把你的电话留给我好吗?
   我只进球,进球以后也绝不留电话,因为只有进球才是我的天职。
   那我们什么时候还来玩吗?
   我很累了,等修养好了,当然还要来。
   你还出国吗?
   我出国?我为什么要出国?象我这等国家栋梁,随便就出国那不是损失国家利益吗?
   可是你说过你要出国的。
   要是明年进了世界杯,兴许我会去韩国跑一趟,否则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出国。
   那你为什么还要说带我出国?
   刚才不是给了你比出国还爽的感觉了吗?
  
   走出的士高的时候,夜幕还未启开,星星依然闪亮。
   我知道去年夏天你做了什么?你自己还记得吗?(完)
  
   本人郑重声明:本文的全部素材来源于《足球》,但本文观点与《足球》毫无关系,《我知道去年夏天你做了什么》是美国著名恐怖片。

相关新闻

南京在哪里???
南京已死。至少作为一个灿烂的南京,她彻底的死去了,她褪了她的红颜,失去了她的亲人,...
我的高考作文题
2012年高考语文科考试已经结束,以下为2012年重庆卷高考作文题:   阅读下面的材料,...
一边跳楼一边作秀!!!
跳楼是一种苦涩,是丧失尊严的后一博,是社会集体关注的高危险高难度投诉,是卑微向高尚...
评论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更多
1234
共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