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的爱

作者:

2013-08-07 23:45:32 来源:

 我曾在炙热的青春里歌颂过爱情

在熄灯后的窗台弹过一把吉他,脑海里全是你美丽的脸。
我曾在江南的山野追寻过你的影子
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摇落漫山的车铃,花海里全是你烂漫的笑。
我曾每夜守在你必经的路口
路灯昏黄投射着暗恋的滋味,漫天星光无语,如你闪烁的眼睛。
亲爱的我在岁月的长河里等待过你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夕阳拉长你的寂寞,我知你有萌动的芳心,小鹿撞坏正中你年少的懵懂,那夜清风拂面,操场上只剩我寂寞独行,我明白你曾来了又走,也不过是为了碰巧把我遇见。
 
三千年的前世和三万年后的来生,哪段距离更远?
你手拿文房四宝写少女情诗,日记本记载着十六岁的梦。
明眸皓齿,长发飘然,我躲在树林后的落叶里,仰望星空璀璨。
谁比我们更年少,更懂得初恋的美好?
谁在池塘边的榕树上听着蝉鸣,夏天的月色洒落荷塘,江南正是初夏时光。
谁谈笑风声轻盈走过宿舍的小径,错过的时光美好纯净像春水无声。
是我等着你,把教室后一盏灯光熄灭,关上门窗走回宿舍,你背影无限美好,在看得见与看不见的距离间我尾随你直到铁门之外,我打好无数草稿的表白终于被羞涩阻挡,写在日记里的情怀也永远沉入人生海底,三万英尺深处埋藏每个人的初恋。
是我,相信你清澈的目光对我满怀深情,相信流金岁月里不管多少次的离别都是为了重逢,多少次的默默只为一大声的表白,是我,相信明天的命运转盘里有你作为赌注,许我一世的精彩。
 
我在洪崖洞,怀着初恋一样痴傻的心情。
远处大剧院里上演着谁的剧本,述说着谁的故事,唱起谁的歌谣。
我在洪崖洞,把你写给我的信件温习一遍。你说过有缘的人不必在乎片刻相聚或别离,你说过有梦的人连呼吸里都有爱的味道,你说过山河阻隔不了爱人的想念。
你说过的话,像洪崖洞的灯火,迷离而清晰,而我终于不知你在哪里,在哪条河的哪条船上,两江深处灯火阑珊,我呼唤着你的名字,抚摸着你梦里的脸庞,而你早已泪如雨下,亲爱的,十年生死相隔,我们没有一个人站在原地等原来的人。
 
你还好吗?
当初的容颜是否已经不再?皱纹爬上眼角,任谁抵不过岁月流逝的无情,那本日记我收藏在书柜里,还有那本席慕容的散文诗,字字美好,句句真实,我写过的故事没有任何一篇比写给你的那篇更为美好,我活在想象里的乌托邦,深信爱情回来时仍和年少那样光鲜。
你还好吗?
我已尘封我的心事,在孤独的尘世里买醉,晚风里飘落鲜花的香气,零落成泥。
陌上的桃花已开,还似当年的颜色。
人面不知何处?
怎忍伤离别?
 
我是洪崖洞的一根枕木,一处檐角,一块青石,一盏马灯。
我是长江的一朵浪花,是重庆城里的一滴痴情凝结的眼泪。我没有比以前更好或者更坏,我保持着原有的姿势,等你归来。
我在西部,沿万里长江溯流而上,在长江上游匍匐。杯中的酒盛满故事。
我相信我是在等你,相信在等到你之前一切都是浮云。
星光正好,明月正圆。但是人在天涯,比天涯更远处,你是我的芳草,十步之内,千里之外。
 
我,沿着铁路运行图流浪过无数城市,苏州,上海,广州,深圳,西安,昆明,长沙,武汉,合肥,东莞,成都,重庆,我坐着轻轨从北站来到南岸,我沿着你可能的痕迹走过四季,春花秋月,夏风冬雪,亲爱的你在哪个季节的哪个车站,我举着爱的号码牌,任时光老我容颜。你知我在等你,等你轻盈的跳上我单车的后座,小手环抱我腰间,我带着你骑行在昏暗的灯光下,穿越江南无边的荷塘,你说你是采莲女,在莲花深处。
 
我曾强悍的梦见你,大胆对你表白,我们曾在梦里完成了牵手的仪式,红灯闪过,你在斑马线的那头笑靥如花,当我向着你的方向走过 街角,你跑得比风还快,我追逐你,在油菜花开满的江南,你始终在我三尺之外。你娇羞的脸庞刺杀我浪子的心,在梦里你是如此清晰和靠近,等醒来时你又是如此模糊和遥远,你在天边飘过的云彩里俯瞰我的孤独,却从不为我停留片刻。你燃烧了一片火烧云,幻化成黄昏云彩,夕阳西下你亦隐身天外,剩我在夜里唱着离歌。
 
毕业的时候我卖了单车,那载你的单车也终于成了别人的坐骑。
毕业的时候我收了你的日记,满纸空空,直到若干年后我才看到你写在后一页的文字。
原来那时你也喜欢我,寂静的喜欢,纯净的暗恋。
我读过好的文字就是那几行,你说你永远不会把我忘怀。
 
而今你在哪里?你知道我守着内心的一种想象,不管你化作怎样的容颜,我都能一眼把你认出。
而今我亦经历不少相聚别离,恋爱与失恋,不管你是否相信,我按照你的模式打造我的社会。
我厌倦了世俗的名利,厌倦了创业的苦累,厌倦了荒唐的故事。
而今你在哪里?睡在谁的床上,照看着谁的孩子。
又或许和我一样身单影只,夜夜流泪到天明。
而今我在重庆,在瓷器口和洪崖洞,在歌乐山和海棠烟雨,缙云深处云雨不息。巴山夜雨西窗相对剪蜡烛。
而你会是烛火上扑闪的那一抹火焰吗?
又或是西窗外夜来的风声?
你不告诉我,我怎知你在何处,你不出声,我怎知你曾经来过。
 
夜阑风动人飞远
佳人相对两无言
有些事值得珍藏,有些人值得等待,有些梦应该坚持,有些话不必再说。
窗外,寒风冷落,秋雨濛濛,一生太短,等不到爱情开花,一生太长,免不了夜夜流连。我藏在明天的车站里,睡在冰冷的椅子上,等你踏歌而来。
 
我喝着各种美酒,想象你不老的容颜。我敲打着键盘发射着无边的想念,我宁可在夜里化作青烟远去,追随你永远不曾实现的承诺,我在时间的距离里次次空等,我在空间的无限里日日徘徊,我唱着歌,吃着火锅,等待你把我劫去,困在你密封的牢笼,我愿把爱情的牢底坐穿,把寂寞的阑干拍遍。
 
我是深夜里迟到的归人,我是白昼里匆匆的过客。我擦着别人的肩,读着你写的信,搜寻着陌生人的微信,想念着熟悉的你。只有你切合我生世不惜的想念,只有你懂我永不放弃的追寻,只有你王者归来,我的寂寞才会被幸福劈成两半。
 
请原谅我的痴人说梦,请原谅我,不懂得珍惜初的感动,请原谅我在得不到的世界里痴迷不悔,请原谅我在找不到的路上一去不回。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我相信古老传说中的密码,相信倩女幽魂里的灵魂之爱,相信蝴蝶扇动翅膀书写是梁祝的爱情,我相信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美好相遇,,相信董永和七仙女今生注定相遇,我相信一切美好的虚幻终会成为真实,相信一切苦苦的等待终会水落石出。我相信你已化身一棵树上的一片落叶,相信海棠烟雨深处落英缤纷,我相信瓷器口涨潮的春水会捎来你的讯息,相信长江小三峡上万山红遍就是你遗落的红霞,相信双桂堂里那棵死去的桂树就是你飘散的灵魂,相信偏岩古镇上那一个美少女就是你投胎的印记,相信北滨路上烟花灿烂,刹那的至美就是爱情的终曲,我相信你躲在长江索道上的缆车里,相信你藏身于湖广会馆,偶尔也是华岩寺里一记寂寞的钟声,我相信你在两江交汇处昙花一现,在大金鹰上俯瞰重庆,我相信你手捧诗书,为我朗诵唐诗宋词,相信你化作绵绵秋雨,淋落红尘。
 
请记得在爱情的世界里,我永远是那个狂放不羁的少年,追风来追风去,即使年华渐老。
请记得在一世的追寻里,我永远是那个读着再别康桥的文艺大叔,每每掩卷,惟余叹息。

相关新闻

这两年,光阴把我甩在身后
阴把我甩在身后,把我们甩在身后,这两年来,次以如此厚重,但却异常平静的心情写下这段...
别问我是谁!
我知道生命的昨天是一种无法忘怀的心痛,我知道明天的你,仍要归来。 我是长城之上的古...
独白
很多年前,菊花还是一种花。 很多年前,文学爱好者互相写信,洋洋洒洒千万言,谓之笔友...
评论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更多
1234
共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