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然,网盟及其他!!!

作者:

2013-08-07 23:35:08 来源:

 如果你爱一个人,请让他/她去做互联网
如果你恨一个人,请让他/她去做互联网

-题记

上帝可能有点偏爱丁然,让他终于从一个职业的记者变成了一个职业的互联网人,上帝也可能有点憎恶丁然,让他抵挡不住夏娃的诱惑,偷吃了互联网这颗人人都想吃,人人吃了都后悔的禁果。互联网轻舞霓裳,露出她优美的曲线,在人世的舞台纵情歌舞,有哪个怀春的男子曾经抵挡住这种诱惑?我没有,丁然没有,刘远波也没有。

这个世界有18层,跟地狱的层次是一样的,如果说人生是地狱,那么互脸网就是地狱中的地狱,如果说互联网是地狱中的地狱,那么重庆的互联网就是地狱中的地狱的第18层,这一层没有欢乐,只有痛苦般的炼狱,只有经过这一层的炼狱,天堂的门才可能为你开启,试为世间,还有什么比重庆互联网更苦涩,更艰辛,这世间还有什么比重庆互联网更让人爱恨交织,难以舍弃?

没有人可以舍弃,这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充满暗物质,他将重庆有理想和抱负,深怀希望的年轻人吸附于其中,连光线也无法逃离,因为重庆互联网有太多江湖的快意,淋漓的梦想和歇斯底里的呼唤,重庆互联网有天使一样的面孔和魔鬼一样的内容,丁然深知这种诱惑的深度,于是放下抵抗的盾牌,找了一个叫猪八戒的恋人,去见证一段凡人对互联网神圣的爱情。

因此,那个一直走清秀路线的偶像派丁然不在了,在2008年那个莫名的春天,有点青涩的丁然留下了满下巴的络腮胡子,和牛二喝了一次酒,那时的丁然其实已经有点意趣索然,酒喝得不多,话也讲得不如以前流利,这个堂吉柯德似的文艺青年,早已经没有我初见他时的那种锐气,手中的酒做三口喝下,一瓶下去,没醉,这已经不是那个在江湖买醉的丁然,我明白互联网的丁然有一些落寞,在春风里象随风飘过的叶,有些萧索了,那晚我目送她和女眼消失在夜色里,那晚不醉,因为心已死了。

无论怎么样,一个爱骑自行车的丁然是阳光而可爱的,在重庆IT界深厚的人脉几乎无人可及,牛二也是在2007年的一个夏天见到了这个IT江湖的特立独行的掌门,我对女眼说,这个人敢于骑车去凤凰,是不简单的,敢于把记者的挑子都撂了,这是需要勇气的 ,女眼深以为然之,后来在江湖组织的年终火锅会上,我见到了丁然的朋友们在齐齐火锅大醉,他,丁然还有女眼悄悄的告诉了我谁就是大名鼎鼎的刘远波,哈哈,我想象中那个风流倜傥的远波,带个鸭舌帽,不帅,也没有什么酒量,我趁着酒劲问他:“你就是刘远波”,远波无语,似乎有盛名之下难得的低调,然后我见他就飞也似的离席了,离去的速度象丘比特之箭,这支箭,能在那个喧嚣的夜晚射中某个女子悸动的芳心么?我不敢肯定,这个男子,呵呵,这个似乎文笔和口才都有造诣的男子,曾用他那善于传播的通俗的名字 -- 刘远波,在我们光荣网络的网站留言板上留言骂光荣网络是重庆网络界的败类,我颇有点佩服他的勇气,可是当那晚我找他喝酒时,他却几乎是灰溜溜的离去!

失望的程度总是因为希望的程度,对于远波,我向来以为是一个时尚的,但是又敢作为的男士,在没有见到这人之前,我虽然鄙夷他,但我多少还有点后的尊重,而当我真正见到他以后,后这点尊重也没有了,他成为了一个可笑的符号,在我的记忆中变得无足轻重,尽管如此,当他以网盟的名义在江湖上公布他那些大手笔的重庆网站联盟发展计划时,我仍然忍不住跟在帖子后面揶揄他一番,有点快感。远波可能不知道,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在这个行业,如重庆人才网,如猪八戒,如光荣网络,已经在远波挥斥方酋的激扬文字声中,发展壮大,为重庆互联网做着自己份内的事,因此使我更相信,大凡人生的境界,乃不在于说,而在于做。

可远波不明白,丁然常常在自行车的旅程上感悟了这种人生,远波大概没有自行车的,这种配置几千元的设备,对于非运动爱好者来说,不异于一种浪费,远波没有时间去反思,他有自己的人生路线,就是不停的说,不停的规划,给人一种强烈的,热心公益的印象,公益要人为之,网盟需要人组织和打理,丁然偶尔出来写两句关于望盟的事,我也看,其中观点我是深感赞同的,但是我知道交游如丁然者,对网盟这个非政府性质的自发组织其实也没有太多办法可言,于是他热心于组织江湖聚会,这是一个相对交流频繁的平台,其中一些性情中人,牛二有过一面之缘,喝酒,唱歌, 吃肉,笑谈人生远近事,然后散伙,然后丁然在夜色里与他的自行车一同离去,其实这就是人生的聚散!

你们觉得丁然快乐吗?我常常去思考这个重庆IT界里拥有话语权的丁然,其实他不快乐,不快乐是因为他也无法左右江湖琐事,互联网这个江湖是鱼龙混杂的大江湖,这江湖里,很多中国人的劣根性表现无疑,互相的攻击,或者不合作,或者嘲讽,都是其中很有趣的内容,我也经常嘲讽业内人士,看不起那些把世界500强的梦挂在嘴边,却碌碌无为的CEO。但这是江湖的一部分,重庆互联网的产业环境,有谁真正去研究过呢?或者说当我们一事无成的时候,我们的借口和矛头是否都指向所谓的产业环境呢?人世间大的美德是为别人的失误找一个借口去原谅,人世间大悲哀就是为自己的失败找一个似是而非的借口。重庆互联网无须买醉,因为大部分人都已经醉了,醉在自己无边无际的梦里,不愿醒来!

这个夏天,重庆,或者说全国,有谁没有感受过互联网残酷的冬天呢?经济发展失衡,地震,还有奥运,重庆互联网的冬天其实已经早就来了,只是这一个冬季更加寒冷和无助,西南网景轰然垮踏,这个誓言要把重庆网络公司踩在脚下的公司,谁曾想过会如此尴尬的落幕?另外几家中企动力及其衍生企业,好日子还会有吗?中文域名的IE7传说也到此为止了。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铭万的重庆老大据说也离职了,我们在冬天,明知道冻得发抖,但还要对员工说,春天不远了。

其实春天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丁然肯定知道,刘远波也知道,大概女眼也知道,但是我们的梦里不能没有春天的颜色,而网盟,不过是落魄河山之下,重庆互联网的后一个少先队组织,也许很多人脖子上都戴着网盟发的红领巾,有一些人还挂着中队长大队长的头衔,但是我们都知道,年华老去的IT精英们,不管自己脖子上栓着多少条鲜艳的红领巾,都已经不是正宗的少先队员。

丁然知道自己老了,所以退出了这个组织,而刘远波,却是千年不老的辅导员,到他80岁的时候,可能还在用他那一颗悸动的心陪我们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天真的人也是可爱的,即使他可恶。

当大地白茫茫一片的时候,有个天真的老小孩正在教孩子们怎么样相信童话。

相关新闻

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 十年生意的十个黄金法则之一
在重庆创业十年, 用十年好的青春在重庆站稳脚跟,如今,客户遍及重庆,在光荣网络工作和...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我常常在思考这个问题,2003年初,我从遥远的武汉搭乘一班飞机,飞到重庆,运气很好,是...
好的时代,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好的时代 这也是一个坏的时代! —题记
评论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更多
1234
共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当前第 1 页